东航包机载中国专家飞赴意大利抗疫
来源:东航包机载中国专家飞赴意大利抗疫发稿时间:2020-03-28 11:51:18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悉尼,一名女子在近乎无人的乔治大街上登上一辆轻轨车。

△ 当地时间3月20日,墨尔本大学内深受亚洲学生欢迎的中式快餐店,以往每天中午都需要排队,现在却少有顾客。摄影:柯伟林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悉尼一中心商务区的十字路口,过街提示按钮上贴有“不要触摸按钮”的提示语,减少公众接触。

△ 当地时间2月29日,曼谷街头,为中国加油打气的标语。摄影:柯伟林

在买完物资回酒店的出租车上,司机时不时的咳嗽声让我神经紧绷。回酒店后,我立即洗澡,用酒精消毒穿过的衣物,再也不敢走出酒店。泰国一直是热门的旅游胜地,但没想到我的第一次暹罗之行竟是这般境地。

有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的捷报,我也开始打算前往第三国进行中转。

3月20日,墨尔本大学新学期第三周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第一次踏入了校园上课。这是我这学期第一次进学校,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从下周开始,墨尔本大学所有课程将转为网课教学。学校已经下发邮件通知学生下周起不要来学校,在家做好自我防护。事实上,很多同学早已不来学校上课了,校园内显得很冷清。

西塔拉曼承诺为每位医疗工作者提供为期3个月的500万卢比(约47万元人民币)保险,并宣布向老年人、遗孀、农民和日薪劳动者直接提供现金援助。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套方案帮助那些需要立即帮助的穷人,比如农民工和城乡贫困人口。没有人会挨饿。”西塔拉曼说。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